海阳市有股票开户行吗*ST贤成百亿债务脱壳调查:高息募资月息最高2角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期货配资开户-炒股配资_首选最权威的配资平台

资本市场从来不缺玩家海阳市有股票开户行吗,而能把上市公司拖向百亿债务深渊的玩家,恐怕无人能与黄贤优比肩。

作海阳市有股票开户行吗为*ST贤成(行情,问诊)的实际控制人,黄贤优近年来通过高息集资、募资送股等方式,遍走广东、广西、青海、四川、贵州等地募资至少130亿,并将*ST贤成、贤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贤成集团”)在内的众多“贤成系”公司拖入债务深渊。

令人诧异的是,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欠下巨债的资本玩家黄贤优,在“左膀右臂”均被公安部门收押的境况下,仍轻松将百亿债务难题抛至脑后,自己却避居香港过着“有的是钱,保镖随从”的安然生活。

不过,人称“不死鸟”的黄贤优,不知还能安然多久。时代周报记者获知的一份由广州公安局在今年8月发出的《立案告知书》显示,广州警方已正式对贤成集团涉嫌集资诈骗案进行立案侦查。

一位曾借给黄贤优近千万资金的肖姓债权人告诉记者,黄贤优有着雄厚的人脉关系,“你找到他也没有用的”。这位债权人直言,“他不是没有钱,他很多钱,我估计他不肯还的,他不会穷的。”据了解,黄贤优目前至少手握10亿-15亿资金。

如今,怀抱一线希望的债权人,更多寄望通过停牌重整的*ST贤成完成重组,来追回债务。不过,真正追回债务的前景渺茫。巨债压身的*ST贤成,已开始狠甩“包袱”了,一下甩掉105亿债务。

在外界看来,这家A股上市公司正力图将自己做成“净壳”,以尽快等待重组方接盘。此前坊间传出,*ST贤成的接盘方为青海银行或万达集团。

“万达有必要来接盘吗?现在的股东结构,青海银行怎么能行呢?现在重组方定不下来,重整计划就不能敲定”,9月16日,时代周报记者就此向*ST贤成管理人求证,被其否认,“现在没有重组方来正式谈说。”

狠甩“包袱” 130亿甩掉百亿

时代周报记者9月13日走访发现,百亿债务突被甩掉的*ST贤成,亦秘密撤掉了位于广州珠江海阳市有股票开户行吗新城商业区的办公地点。原所租的珠江新城国际金融广场32层早已人去楼空。“至少搬离半年了”,该广场大厦物业人员告诉记者,搬离之后还有债权人陆续前来讨债。

而黄贤优早前置办的位于广州天河区龙口西路221号的聚龙阁,也早已被卖。聚龙阁的门卫告诉记者:“贤成以前很风光,以前这里3、4层全是贤成的,每天很多人进进出出。”

“整个公司处于重整停牌阶段,那边再也没有留守人员的必要了”,负责重整*ST贤成管理人方面的钟律师如此解释,并称*ST贤成高管均在青海办公。

黄贤优多年来埋下的“债务地雷”,最终带给*ST贤成及其控股股东贤成集团一地麻烦。

事实上,资本玩家黄贤优的腾挪手段早已露出马脚。在2010年,由于黄贤优没有按时偿还高额借贷本息,就有债权人陆续去法院起诉黄;2012年,黄贤优引爆的债务黑洞被彻底揭穿,*ST贤成及众多贤成系公司受累。

而深渊底层,大批民间借贷者更是血本无归。一份由18位广东兴宁债权人提供给广州公安机关的借贷单显示,18人借贷给黄贤优及贤成集团资金总额近3.8亿,最多的高达9800万,最少的130万。“光兴宁就有10多个亿,很多人都不敢去报案,好多是当官的钱。”其中一位肖姓老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达着无奈。

受困债务问题,*ST贤成于今年7月18日被迫停牌,并在一个月前进入重整程序。

7月3日至8月20日,*ST贤成进入债权申报阶段,诡异的是,债权申报截止不到半个月,这个“欠债大户”便在9月3日召开的第一次债权人大会上,确认8亿多债权,一举“砍”去105亿债务,暂缓确认18亿债务,顿令资本市场和众多债权人愕然。

火速的债权清理决议,给了众多债权人重重一击。海阳市有股票开户行吗质疑声随之而起:132亿债务“砍”掉105亿,为何如此猛?给予认定的为何多为青海本地债权人?

“针对为实际控制人黄贤优、贤成集团、西宁市国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西宁国新’)、控股股东等提供的担保是属于违规担保,*ST贤成不予确认,这是第一个原则;其次,主张申报的利息,不能高于法定利息的4倍;最后,资金没有注入上市公司的,需要经过公安机关调查核实过后,才能予以确认”,前述负责重整*ST贤成管理人方面的钟律师如是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如果借款是由*ST贤成借的,或者上市公司对这笔钱存在担保义务,债权人可以进行申报,但必须到青海西宁的公司总部现场申报。目前已过了法定申报期,但还可以补充申报”。

这意味着,大批债权人将面临“讨债无门”的境况。更为惨烈的是,很多曾借债给黄贤优的人甚至无法获得*ST贤成债权申报资格。

债务压顶的黄贤优有着多重身份。这位现年49岁的资本玩家,十海阳市有股票开户行吗八九岁从广东梅州兴宁出来闯天下,由深圳一个小小的纺织公司业务员,做到“贤成系”大老板—成为两大上市公司*ST贤成和中国金石的实际控制人,并控股包括贤成集团在内的多家公司,资产版图遍及青海、贵州、四川、广西等地,领域跨及纺织、房地产、矿业、能源等,并在2003年以2亿身家登上中国富豪榜前400强。

眼花缭乱的资产构造及当家身份,迷惑着债权人。广东兴宁的一位罗姓老板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如他一般的兴宁老乡并未到青海进行债权申报,因为“去了也没戏,不是*ST贤成做担保的,*ST贤成不认”。据罗老板介绍,他们与黄贤优签署的债务合同上,虽有黄贤优签字,但盖的公章却是贤成集团而非*ST贤成。许多迷糊的债权人,由于太过信任“富翁”黄贤优,并没有意识到会被黄老板的多重身份所误导,以致步入或“担保无效”的窘境。

高息募资月息4分到2角不等

在黄贤优举债的过程中,其多次利用上市公司*ST贤成及上市公司核心子公司,涉嫌伪造虚假担保合同,为其个人和贤成集团进行举债担保;更有消息爆出,黄贤优早在2006年因欠债问题一度被警方调查并被采取过强制措施。不过,善于运作的黄贤优通常能化险为夷,人送绰号“不死鸟”。

早年“野心勃勃”的黄贤优,并不甘心仅从事纺织业务,在掌控*ST贤成(前身为青海白唇鹿股份有限公司,贤成集团为控股股东)并助推*ST贤成在2001年上市后,开始实施多元化战略,上马“攀枝花电解铝”、“四川贤成教育”、“广东贤成科技网络”等大中型项目。

然而,黄贤优的多元化战略折戟,导致贤成集团资金链面临断裂危险。为解决资金链问题,保住上市公司*ST贤成这一平台,*ST贤成开始重组,主营煤炭、矿石等业务,黄贤优一方面卖股或剥离不良业务,另一方面则不断向银行借贷。但2005年之后,由于银根紧缩,黄贤优所掌控的公司逐渐被列入银行借贷黑名单。多元化急转弯,让贤成集团由原来五六十亿的资产变成了负债近7亿。

2008年前后,“只想踏踏实实地做好企业”的黄贤优,开始了疯狂的借贷之旅,高息是其利器,并从最熟的亲朋中“下手”。据时代周报记者调查了解,这些被高息引诱的人群以煤矿老板、布厂老板、公务员居多,黄允诺的月息在4分到2角不等。

“之所以有那么多人被牵涉进来,主要是因为贪图这个钱好赚。坦白讲,做这个的人都知道,除了卖白粉,卖军火,最好赚的就是‘高利贷’了,做惯了融资放贷,其他投资都没味道了。黄贤优就是利用了我们这种贪欲的心理”,债权人罗女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她和黄贤优同为兴宁老乡,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认识,“近30年的交情,没想到偏偏掉落熟人的陷阱,越熟越骗。”

在罗女士眼中,高高瘦瘦的黄贤优是老江湖,嘴特别能说。“2009年时,他总共找我借过三次钱,一次两三百万,利息六七分,每次还了钱之后,就会再借去更大的数额。”罗女士觊觎高额回报,但这一贪恋最终酿成窘剧,“2010年他一举借下9000万后,就再没给过分文利息。”

正是利用老乡亲朋贪图高息、信赖熟人的心理,以及这些债权人对法律的不熟悉,黄贤优的借贷资金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黄最终编织一张遍及全国的债务网。时代周报记者统计发现,从2012年3月份起,截至今年8月20日,“贤成系”因借贷、担保合同纠纷的诉讼高达82起,涉案金额超过38亿元。

今年6月4日,广东兴宁18位债权人联合前往广州公安局报案。一份由18位广东兴宁债权人提供给广州公安机关的借贷单显示,18人借贷给黄贤优及贤成集团资金总额近3.8亿,最多的高达9800万,最少的130万。“光兴宁就有10多个亿,很多人都不敢去报案,好多是当官的钱。”其中一位肖姓老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达着无奈。而黄贤优“诈骗老乡”的消息被大范围传开。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尽管巨债压身,但黄贤优仍试图继续哄骗,“接下来还想做可燃冰项目,这个产业非常值钱,我可以另外再成立一个公司来做,大家欠的钱按股份入股,也可以以现金入股。” 黄贤优曾在今年春节期间这样告诉债权人陈老板。后者曾与7人共同前往香港向黄贤优“追债”。如今回忆起这一幕,陈老板语气激愤,“他(黄贤优)死性不改照例使出‘拖字诀’,甚至还在忽悠我们继续投钱,真把大家当印钞机了。”

前述罗女士向记者透露,黄贤优以前在梅州有一个很大的水泥厂,每年有上亿的利润,去年事发前就已经卖掉,成功转移财产了。

最新迹象显示,“不死鸟”或许将面临麻烦了。时代周报记者独家获知的一份由广州公安局在今年8月发出的《立案告知书》显示,广州警方已正式对贤成集团涉嫌集资诈骗案进行立案侦查。

前述陈老板告诉记者,他们借款给黄贤优,基本上都只有一张简单的借款合约,上面是贤成集团法人代表钟文波,以及黄贤优的签名。据记者了解,贤成集团涉嫌非法集资的团伙,执行者主要为钟文波及西宁国新的法人代表臧静涛,后者人脉力量强大。但多位知情人士均向记者表示,两人为黄贤优的“左膀右臂”,实为傀儡人物被推至幕前,幕后“耍大旗”的是黄贤优。

如今钟文波以涉嫌非法经营、伪造印章罪被逮捕,臧静涛以涉嫌挪用资金、背信罪被收押,而黄贤优则安然地躲在香港。据熟悉黄贤优的知情人士表示:“黄贤优身家至少十亿以上,出入有保镖,依旧好吃好喝,生活无忧。”

以债养股资本玩家闪转腾挪

对无法借助高息借贷来“骗取”资金之时,黄贤优则投以“持股”诱饵。

2001年,凭借多年积累的财力和关系资源,黄贤优通过整合濒临倒闭国有纺织企业青海白唇鹿股份有限公司,顺利达至“借壳上市”目的。无论公开还是私下场合,黄贤优均异常表达对上市公司平台的重视。

但随着债务危机的爆发,如今无论是债权人还是上市公司,均被黄贤优摆了一道—这位资本玩家,多以增资入股或转让所持上市公司股份为诱饵,套取债权人现金,最终留给债权人一纸无上市公司担保的借款协议,以及留给上市公司一大笔烂尾账目。*ST贤成甚至因此被拖入退市边缘,其资产或被置出,其定增募集资金或被划转,几近被掏空。

黄贤优通过多重股权控股锁定上市公司,本人不在上市公司担任任何职务。其通过持有贤成集团间接控股西宁国新。事实上,西宁国新的股东并非贤成集团,而是贤成集团控股的两家子公司,在*ST贤成2010年定增前,西宁国新只持有上市公司18.09%股权。

因间接控股股东债务问题而致使上市公司股权结构不稳的现象并非现在才发生,只不过如今是集中爆发而已。早在2004年,间接控股股东贤成集团就向自然人陈小伟借款1200万元,后又让西宁国新担保,最终无力偿还被债权人起诉至广州天河区法院。调解后,达成贤成集团与西宁国新对该笔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协议。不料,到2009年贤成集团还是未能还款,以至于西宁国新所持有的*ST贤成5543万股被强制冻结。

虽是短期冻结,却由此反映出贤成集团捆绑西宁国新乃至上市公司为其借贷便宜的行为由来已久,并且愈演愈烈,直至出现如前所述的情形。

在黄贤优春风得意之时,有一张端坐大班椅的照片最能传递彼时他的状态,宽大的办公桌后黄贤优面如冠玉微颔首,眉骨间英气勃发。

彼时,黄贤优在面对媒体时曾不无清醒之语,对于颇受全球经济危机影响的国内企业,黄贤优认为“‘冬天’其实不只是今年的冷”。

适时正是2010年,黄贤优绝对没有感受到危机之寒意,因为此时黄贤优与他的贤成集团,正在谋划着*ST贤成的定向增发,以实现其之前购买的煤矿资产注入上市公司,进而进一步提高其持股比例。

这在外界看来或许仍迷雾缭绕:贤成集团已经是间接控股股东,西宁国新仍是控股股东,黄贤优何必要在此时增持股份呢?谜底与黄贤优“借债难还”的老把戏不无关联。

在2007年至2008年期间,控股股东西宁国新通过减持上市公司股份,偿还了关联方债务。

更为重要的是,黄贤优也可借此时机将以债权换股权的贵州华阳煤业等资产注入上市公司。

在2008年1月,*ST贤成通过现金增资的方式持有贵州华阳煤业51.22%股权,剩下的48.78%股权分别由西宁国新和张邻持有。在黄贤优的操控之下,以注入优质煤矿资产为名,上市公司接下来陆续将贵州的几家煤矿收购。危机恰恰暴露于此,包括华阳煤业在内的四家煤矿不过是实控人掏空上市公司的道具而已。

今年6月21日证监会通报对*ST贤成再融资欺诈发行行为立案调查,所调查的标的物即为贵州华阳煤业等四家煤矿资产。

证监会的调查即缘起于2010年的定增,*ST贤成向西宁国新和张邻合计定增约1.47亿股用于收购西宁国新持有的云贵矿业公司80%股权、光富矿业公司80%股权、云尚矿业公司90%股权、华阳煤业公司38.78%股权以及张邻持有的华阳煤业公司10%股权。

四大煤矿注入上市公司亦不过是做局。9月14日,贵州华阳煤业原母公司四川攀枝花华阳煤业公司负责人李学和对时代周报记者直言,贵州华阳煤业只在2006年至2008年有少量生产,此后一直处于停产状态,遇有主管部门或中介机构调研才象征性地生产。

而黄贤优采用的手段是“两头瞒”,一边怂恿上市公司收购已经由控股股东获得的煤矿资产,另一边则向原煤矿的矿主们做出虚假承诺。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获悉,黄贤优曾向四大煤矿的矿主承诺,一旦上市公司定增成功,则将其手中新增股份转让予四大矿主,让其直接持有上市公司股份。

事实上是,从2007年至2012年间,矿主们已断断续续砸入2.4亿元,可是股份的承诺始终未兑现,甚至为了残存的一丝希望,矿主们还替黄贤优代偿债务。到如今,李学和亦不得不承认“现在看来当初走得有点远了”。

划转募投资金踢爆债务危机

黄贤优远比那些矿主走得更远,玩了一手空手套白狼的好戏。

在前次定增中,*ST贤成向控股股东西宁国新及张邻发行了1.47亿股份用以购买四煤矿资产,实控人黄贤优只是在持股权上有所提高,但并未直接从上市公司拿到真金白银

于是开始谋划2011年定增,以求渔利。2011年12月,*ST贤成向陈高琪等7家投资者发行2.62亿股,募资净额15亿元全部用于对青海创新矿业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新矿业”)进行增资,以进而控股创新矿业83.07%的股权。

按照*ST贤成《募集资金专户储存四方监管协议》的规定,上述募资仅用于增资创新矿业募投项目,存储于银行专户,不得用作其他用途。该次再融资保荐人西南证券(行情,问诊)应对募资使用情况进行监督。

然而西南证券于去年10月发布的声明显示,截至当年8月31日,创新矿业累计支出募集资金11.3亿元,结余募集资金3.7亿元左右。支付明细表显示,除划入银行账户的所募资金和1700万元的小额支出外,创新矿业11.3亿元募资支出中余下的悉数转到了三门峡化工机械和海麒工程名下。其中多笔资金涉嫌被挪用。

吊诡的是,揭开募投资金被挪用的盖子的并非保荐人而是创新矿业。在2012年6月底至7月初贵州省高层带领金融系统和金融机构负责人一行,在创新矿业视察现场,曝出5亿元募投资金被黄贤优以借款名义挪用。随即,7月黄贤优赶赴青海当即承诺月底归还。然而直到8月份在青海证监局召集上市公司高管商谈此事时,黄贤优仍未归还此笔募资,而创新矿业原控制人、2011年定增新股东陈高琪则在此会议上激烈要求黄贤优的“贤成系”转回募资,仍是无果。

揭开一角后“贤成系”的债务危机随即踢爆。去年6月下旬,*ST贤成所募资金中的2.4亿元被司法冻结,控股股东西宁国新所持上市公司股权亦遭冻结。而在今年4月份青海省有关部门组成的风险处置工作组正式进驻公司。

“贤成系”通过贤成集团与西宁国新操控*ST贤成,同时四处借债亦由该2家公司出面与担保,只有少数借款有黄贤优的担保。而贤成集团与西宁国新的法人代表分别为钟文波和臧静涛,黄贤优只有一个上市公司实控人和贤成集团大股东的身份。

在上述债务风波中,债权人李学和就表示“钟与臧是黄的打工仔”。对于上市公司董事长和控股股东法人代表对黄言听计从怎么看,正常吗?*ST贤成前独董王汉齐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也正常也不正常。正常在于黄是实控人,对上市公司高管影响较大;不正常在于高管在某些情形下没有履行作为上市公司高管的法定职责。”

从目前案件进展来看,江苏田湾律师事务所朴明淑律师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表示,贤成集团涉嫌集资诈骗属于单位犯罪,理论上实际控制人是主要责任人,但主要看实际操作人。

广东达和律师事务所叶刚律师则认为须由警方认定实际控制人是否参与诈骗、是否通缉,“公司是公司,股东是股东,并不完全相关”。

虽然身处百亿债务漩涡的中心而饱受谴责,但目前避居香港的黄贤优似乎并无忧心之意。而随着贤成集团以涉嫌非法集资被立案调查,作为掌舵者的黄贤成终究难辞其咎。惩戒手段来得可能有点晚,黄贤优的资本泡沫已被戳破,如今只剩下一片狼藉。